缘定今生

 

文/邓杰    

      何其幸运这辈子与你结缘。

    记忆中的你,总是一副农村悍妇的模样。既可以为了五毛钱一斤的白菜和别人争,也可以为了两棵菜苗跟别人吵。十几年来,从未见过你流泪。

    还是2012年的暑假,即将从学校归来的我从姑姑口中听到了你生病住院的消息。虽然姑姑跟我说你只是身体有一点不舒服,没什么大碍,可是我想既然你不是在市里的医院治疗,那么肯定有点严重,可我苦苦想了那么多的病症,竟然没有想到是癌症!癌症,对于我们这种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能为力!意味着等死!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犹如洪水一般吞没了我,我坚固的信念被彻底击垮了。一时间,茫然地不知所措。我觉得世界末日真的到了,可惜我没有能力,没有能力拿到诺亚方舟的船票,不能带你远走高飞!

    就这样,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里。少了你忙碌的背影,家里异常冷清。弟弟小,不懂事,整天抱着电视吃饭睡觉,只是时不时地问起你什么时候回家。于是,在寒冷的刮着北风的夜里常常在想,如果少了你,这个家还要怎么维持下去?

    时光荏苒,很快到了年三十。舅舅打电话来说要我和弟弟到他家去过年,考虑到奶奶不方便走动,于是,就让弟弟去了,我们就到大伯家过年。

除夕夜,原本是家人团聚的最重要的日子。我不敢想象你们要如何在气味刺鼻的医院过年,也不敢想象我要如何在没有你们的家里过年。这个冬天,注定很长。

正月十八正式开学的那天,学校仁慈地放了我们一天假,我搭上最早的那班车,几经周折回到了家,刚好碰上吃早饭,家里还有几位亲戚,说是来看看你。面黄肌瘦,毫无精神可言,仅仅一个多月没见,被病魔折磨的你却像丢了十年青春,永远不再年轻。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地唤了你一声:“妈!”

吃完饭,简单收拾了一下碗筷,也不知是油溢出了饭碗,还是怎么地,“啪”地一声,一个菜碗落地。我知道,你是全身乏力,毫无精神可言了。你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吓到了,如同一个摔碎了花瓶的小孩,茫然地不知所措,只能窘迫地看着满地的碎片。我连忙拿来扫把,将碎片扫走了。随后,你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听爸他们拉家常。我默默地看着电视,时光就这样慢了下来。可无论如何,它依旧在奔跑。

病魔带给我们的,不只是伤痛,更多的是让我们学会珍惜。

终于,我在你的期盼下考上了大学,你的眉宇间总算有了一丝舒缓之意。开学头几天,你说你要送我来怀化,我想着对于挤火车这种令人疲倦的运动,你的身体肯定吃不消,于是叫你别来,你说:“没事儿,坐车我还是能行的,况且你一个人去,火车上人那么多,要是在路上你要上厕所什么的没个人照看行李,也不方便。放心吧,我把要吃的药带着就行了,这样行了吧!”你说万万没想到,你说你要送我上学,仅仅是为了让我在路上方便一点,能有个人帮我照看行李!我想我再也不能拒绝你了。

到学校的第二天早上,我说我送你去火车站,你说‘你妈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怕走丢不成!况且还要车费,你就别送了。’于是,我把你送上了15路公交车,嘱咐司机叫你下车。因为我知道,你晕车。

十九年了,和你相处的朝朝暮暮我都清晰地记得。可是,说真的,无论遇到什么,无论收到什么委屈,你真的从来没流过泪。又或许,你流泪的时候我不在你身旁。

和你比起来,我真的缺少磨砺,每次遇到一丁点儿委屈的事,都会难过很久。可你不一样,即使是在与死神对抗,依旧坚强!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风景。愿你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