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尖的她

 文/阮肖灵  

或许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一直拥有的才是最好的。或许人总是在离家越远越久,亲情便像那美酒一般,时间的流逝愈酿出最醇厚的相思,而我对母亲的相思越来越浓。

有一个人她永远占据在你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你愿用自己的一生去爱她;有一种爱,它让你肆意的索取、享用,却不要你们任何回报。这个人是我的母亲;这种爱,叫母爱。

时间从指缝间流走了,像手中的沙我捏得越紧,流得越快。母亲的爱让我感受世间最美的温柔。随着故乡在自己脚步声中逐渐走远,曾经年少轻狂的自己总以为未来就在远方,便昂起头,大踏步地往前闯。我忘记了最初的那颗依赖母亲的心,只为暂时的脱离,便把心寄存到了离她很远的地方。

每一个母亲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秋天的落叶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那是对母亲过往的沉淀,那是怎样一段充满青春活力抑或是心酸难过的历程。传说每个母亲都有一件七彩羽衣,可当她们决定当母亲的时候,便将羽衣脱下锁进了永远也打不开的箱子,将另一件羽衣披在了儿女身上,她把所有以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我们。小时候的我们总是跟在您的身后,生怕她丢了自己,便失去了依靠 中学的我们处于叛逆期,您的叮嘱唠叨都让我觉得烦躁.我跟您顶嘴,这时的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躲在哪里叹气伤心吧!可是我却没有主动认错;上了高中,每个月回家一两次,这时候的你笑得很开心,总会说:女儿回来啦,累不累啊?饿么?妈妈给你做好吃的,你先去睡会,好了我就叫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您的背不再那么直了,您的手变得很粗糙,牵着我的时候总有刺刺的感觉,眼角的两边笑起来的时候皱纹很深,两鬓长了些许白发。我有多久没仔细地看过您了,您已经不再年轻了,对不起妈妈,我总是让您为我操心,我却那么不懂事。

我印象很深的是每次我回家,晚上睡觉的时候,总能听到您睡不着翻身的声音,长叹一声,过了几秒,再翻了身,我知道你又该无眠了。听着您疲惫的声音,我很心疼却无力为您做些什么。高中时时候您总是担心我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记得有个周日的下午,当我坐上车启动的时候,司机问我,那个车外挥手的人是不是在叫你?当我向外看的时候,老远的就望到您拿着一件厚衣服,提着一袋吃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您跑,歪歪斜斜的好像随时都会摔倒。来到车前,您便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饭要多吃,不要饿着了,饿瘦了我会心疼的,天冷了记得多穿衣服,别感冒了。在外读书要好好照顾自己,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顿时鼻酸,我知道,不管我在哪里,总有那么一个人牵挂着我,担心我吃喝饱暖,担心我受委屈,就算全世界都抛弃我,她永远都不会丢下我。

高中毕业那会儿, 填志愿的时候总是叮嘱我别报离家太远的学校。我以为我报的九所学校当中,前面的八所肯定有一所会上的,可是没想到,结果总是出人意料,我要离开她到数百公里外的大学度过四年。在送我进大学的那一刻起,她便忙碌得很,帮我打理一切。她不让我动手,让我做吧,接下来的日子我想为你做些什么都没机会了。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只希望时间能够在此定格。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总是压抑着,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哭了,真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就像误闯入另一世界的孩子,无措害怕。我孤零零的站着流泪,抓着衣角显得无比可怜。您也流泪了,擦着我的泪,别哭啊,你这样我怎么忍心走呢,我怎么忍心把你留在这里,早知道你会这么难受,当初让你读专科也不让你来这么远的地方。送她离开的那晚,我一个人默默地走回宿舍,拥着被子慢慢地睡着。在这么一个落满雨的早晨,天色还迷蒙着睡意的时候,自己却从梦中跌落,短暂的睡眠早已顺着窗外的水珠迅速陨落,很彻底的摔碎在夏季粗糙的水泥地面上。也往往是这个时候,才会感觉一瞬间的冷侵蚀入骨,思念您的心疼得那么明显,妈妈,我好想您!

时常总是很清醒地叮咛自己,一个人感情最为脆弱的时候绝不能是伤感的时刻。时光拉长了我的身影,长大了的我又重新审视了过往的种种。现在的我再也不能在自修回家后感受您为我铺好的暖暖的床和美味的夜宵;现在的我不能再吃到您亲手做的饭菜,我只能扒着我不喜欢的辣饭菜;现在的我不能在冬日的午后靠着您的大腿晒着舒服的太阳,感受您拂过我头发的温柔……时间都去哪了,为什么您还在原地,而我却离你如此遥远呢?慢慢长大了的我们,真正离开了家,离开了那个温暖和美丽的地方,离开了那个不管多晚都有您等我的地方,离开了那个处处炊烟的地方。而我不知道我在哪,而我又属于哪。妈妈,我好想回到最初的那个地方。

感谢您,让我丢掉那浮世尘华,只剩你轻描淡写而又不失色彩的容颜,我想投入您的怀抱,抱着您就像抱住了全世界,不管多大的困难也变得渺小无比。可是现在我触摸不到你。我知道,您把你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你我,没有您的细心呵护,哪有我现在的大学梦呢。妈妈,您不用担心,现在的我一切都好,我现在已经抛开原来的不适应,融合到现在的生活里,我已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也要替我好好照顾你自己,等我给您幸福。因为您是我心尖上最温暖的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