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最爱我的人,去了

文/彭梦瑶

 那个冰雪融化的日子里,那个最爱我的人,去了……

“奶奶,妈妈去哪了?”

“妈妈呀,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很远,很远的地方?那是哪?”

“等曦儿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那我要快点长大,这样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好!”

老人抱着怀中的小孩渐渐远去,唯有声音在空气里回荡。

定定地站在她们身后,我泪流满面地看着那远去的祖孙俩的背影,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

我花了十八年的时间去追寻那个人的身影,从未想过竟是在以你的时间做赌注。你只是告诉我再长大一些就可以见到她了,而没有告诉我,越是长大,越是会失去你。当我从繁华的都城回到我们贫困的土砖房,迎接我的,不是你温暖的怀抱,而是那黑白色的葬礼和无情的棺木。只是一板之隔,便是永远。

冬天的夜,来得那么早,那么冷。

我静静地坐在你身旁,听着盆中的炭火“噼噼啪啪”地哀鸣,看着眼前的火波光粼粼地摇曳。一滴水滴入炭火中,激起一阵白烟,黑了火的世界,然转瞬它又被周围的火点亮。

外面似乎下雪了,“簌簌”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仿佛你的轻喃。

我猛地站起身,四周环望。“奶奶,是你吗?曦儿回来了!你也赶紧回来好不好?我好想你啊,我好想你……”然而,除了耳所能闻的痛哭声,以及目所能及的土砖房,什么都没有。颓废地靠着墙坐下,闭上眼睛,耳边响起记忆里的声音,引发的连锁反应就像是注定的,回忆慢慢涌来。

三月的校园虽然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却也带着丝丝的寒气。老人站在门外踮着脚向内张望,努力地想要透过无情的铁门看到里面的人儿。怎奈校园太深,便是有千里眼也看不到心心念念的她。

“叮铃铃”的下课铃声,寂静的校园顿时变得热闹起来。穿着棉衣的女孩飞奔到校门口,隔着一扇铁门亲昵地叫着“奶奶”。老人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偏头向门卫说着结巴的话语:“这,这是我孙女,我就说,我孙女在这。”

门卫嫌弃地看了一眼她身上老旧的衣服,低头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始终没有开门的打算。

“你……”女孩看着奶奶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脾气正准备发作,怎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历尽沧桑的慈目,水波荡漾的眼眶随着轻微的摇头滑下一滴明泪,流过沟壑纵横的脸庞。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女孩笑着对眼前的老人说:“奶奶,你给我带了些什么啊?”

老人从包里拿出自己做的酸豆角,不好意思地看了门卫一眼,见他没有看自己,便透着铁门的支架间传过去,怯怯地说:“怕你吃不好,特地带了一些你爱吃的菜。”

门卫的轻笑声传入祖孙俩的耳中,伸在半空中的手一下子愣住,女孩为了避免老人再受羞辱,接过菜瓶,如珍宝般抱在怀里,懂事地笑道:“还是奶奶最懂我。”老人欣慰地笑,疼惜地看着自己的孙女。

就在这慈祥地注视中,上课铃响起,短短的十分钟仿佛刚刚走过去一秒钟,这么快就没了。老人催促着女孩去上课,离别时不忘叮嘱:“好好读书,你是奶奶最大的希望。”

女孩三步一回头地离去,老人依旧站在原地眺望。即使有着铁门的阻挡,即使女孩只剩下了背影,即使她渐渐没入教学楼中,老人还是踮着脚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离开。直到再也见不到她了,才转身抹了一把眼泪离去。

三个月后,女孩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当所有人都来道喜的时候,老人只是静静地离开了人群。

杂草丛生的山里,很难想象还有一方坟墓。佝偻的老人边吃力地挥舞着镰刀,边碎碎地念道:“晓玲,曦儿考上北京大学了。妈总算对得起你了。妈老了,这些年没来看你,你不要怪我。曦儿很懂事,就是脾气倔了一点,不过现在的年轻人都一样,非得去磨练磨练。妈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你保佑曦儿平平安安,幸福一生。”老人站直身体,抹去脸上的汗水,看了一眼旁边过人的杂草,“不过几年而已,怎么长得这么快啊?”说完又继续除草。

隐藏在杂草间的身影若隐若现,她静静地看着没有碑的坟,一滴泪水安静地滑过脸庞,点缀在碧绿的杂草间。其实,早就知道真相了,只是没想到,事实会这般残酷地摆在眼前。转身悄悄地离开,既然奶奶不想让她知道,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不是过往,我回到了冰冷的葬礼上。正正方方放着的棺木就摆在我面前,棺中人的最后一面,我就这样见不着了。正上方的照片,你慈祥地对我笑,一如过往。你说,我是你最大的希望。所以我不敢让你失望,可是你却将我变成了绝望。

下葬的日子,竟是几日大雪后的天晴。我跪在挖好的坑旁,捧着掺杂着白雪的黄土不忍地泼在你的棺上。泼下的土,飞扬。

旁边的人拉着我走开,我的眼睛却始终不离装着你的棺材。看着土没棺木,我才明白,那个最爱我的人,真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