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四月天

文/李雯婕   

我说你是人间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林徽因

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十年树木,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你的温柔,你的严厉,你的亲切,让我无法忘怀!你就是我人间的四月天!

师,柔之如水也。

你是人间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洒在花前。

那一天,正是盛夏,下午,自习课,同学们都在教室里认真地学习,突然我的胃一阵抽搐,疼痛一阵接着一阵,愈来愈剧烈。我疼得趴在桌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同学们都被我吓到了,打你电话,当时的你还在家中,那天正是你妈的生日,可你接到电话后,二话没说就赶来了学校,背着我去了医院。到医院检查完,我那是急性肠胃炎再加上中午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在医院呆了半天,你就一直在旁边陪着我,不住地说我说着不要怕,有你在。那时的你真的好温柔好温柔,似水,又似云烟,胜似那阳春三月。

师,严之如山也。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艳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那一月,我们班很懒散,整整玩了一个月,那次的月考我们班没考好。在之后的一个月你差不多没给过我们一个笑脸,你说只要我们尽力了就不会怪我们,然而我们是态度太差了。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一月的大寒繁华落尽,伊人清瘦,那时的天气就如同你的严厉一般,那样的凛冽;那时的你,如同夜夜的月圆那般,要我们望而生畏。

师,亲之如友也。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中期待的白莲。

那一季,不知为何,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感到烦躁,和老师作对,与家长吵架,甚至还把女老师气哭;那一季,我很叛逆,就像是把十六年来积累起的叛逆一次性地爆发了出来;那一季,我成了老师们心里不敢触碰的对象。然而,你,是你,在我和老师作对时帮我调解,劝导我;在我与父母吵架时安慰我,开导我;在我把女老师气哭时和我谈心。就这样,那一季,你不是老师,而是我的朋友。我们什么都说,八卦,网购,杂志……你的爱,太阳一般温暖,春风一般和煦,清泉一般甘甜。你就像是一抹绿,给我们惊喜。

后记

    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些都是对你的赞美!三生有幸,让我遇到你,我的如父亲般的老师,我的如朋友般的老师 。谢谢您,给予了我关怀;谢谢您,伴我穿过了无数多个黑夜;谢谢您,温暖了我那颗冰冷的心;谢谢您,教会了我知识。您对我来说,就是我的人间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