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

文/吴南颖 

谓之感恩,不如喻之情深,则万象皆深矣。

——题记

衾枕寒,母爱如火

那是怎样的眷念穿越了五千年的时光在历史的长河里不断回响;那是多么大的勇气抵抗住了人间的凛冽寒风踽踽独行;那又是怎样的深情支撑着你用灵魂发出天上人间的最强音—母爱。

曾几何时,你是我最依赖的人,只要在你怀里我便无所畏惧。我会一遍遍亲昵地叫着“妈妈!妈妈!”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语气不再亲昵,甚至带着几分漠然地叫着一个字“妈”。而你的回应却是从未变过的宠溺。

原来你的爱是与天地同生的,在天地没有消亡之前你的爱是绝不会改变的。可是我变了。

我以为我的心灵已经不需要再用你的爱来滋润,所以我会在你建议我该剪头发时用笑话你没品位来感谢你;在你下班回来,期待我的笑脸时,用锁上卧室的门来感谢你;在你对我的未来提出建议时,用“我不想以后和你一样”的语句来感谢你。而你却早已习惯在转身时才让泪水跌破。我会用“难看”来形容你眼角的鱼尾纹,却不知道,它是为我剪绿了柳叶,剪白了秋霜。我会用离家出走来反抗你对我合理的约束,却仍不知,迈出那一步,任何落脚的地方都只能叫做天涯。

曾在别处看到过这样一段话:遥远的只是距离,回忆渗入词语只见之间。一片喧嚣里充斥着语言的狼狈和悲伤,闭上双眼,从此熟记回家的铁轨。

渐渐地,你的无言唤醒了我的无知。我明白了,你的爱是我不可或缺的养料,没有了,我的心只会死于干涸。

我意识到,有一天,如果你走了,所有我不曾为你做过的事会像晴天霹雳砸向我的心头。你就是我的一切,爱你胜过爱自己,没有你,生命没有任何意义。

也许前世你是天空,是河流,是土地,我是一棵树。天空也许会老,河流也许会枯,土地也许会荒芜,一棵树也许会死。可是对这棵树而言,天空、河流、土地永远不会离弃,像已经依靠了很久很久的感情,存在则共同存在,死去也依然相互依靠在怀里。所以亲爱的你,如果还有下辈子,请让我来照顾你,我会像这辈子你爱我那样爱着你。

冰心说:母亲的平凡,无言的爱,是我一生中的挚爱。

有这样一种声音,它来自母亲,没有刀枪相碰的铿锵,没有战马齐鸣的雄壮,那就是一位母亲对孩子深深的爱。这爱,绝唱千古!

感恩有你,感恩母爱,感恩呵护。

夜深重,友爱似光

三毛曾说,真正的朋友既能亲近又能疏远,却是永远不离不弃的。我想和你便是吧。

曾经,兴致一来,我们可以不顾繁重的高中课业,坐在草坪一整天。天上地下一通海侃。你说我的犬夜叉幼稚,我说你的柯南腹黑。每次都能因为这个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到最后以为要大打出手时却戛然而止,哈哈大笑;

兴致一走,便又像陌生人似的,明明就在身旁却可以视彼此为空气,整天都一言不发。即使在一起回家的路上也可以你看左我看右,一路保持沉默,甚至在分开时“再见”也不说一声,便自顾自的离去。

可是,在我感冒伏桌时,永远都能看见你端着倒好的热水坐在我身边开始没完没了的碎碎念,吃的喝的都得让你先过目。

而在接到你因为一个人在家害怕而打的电话时,虽然我都是嫌弃嘲笑的话语,但哈欠连天也不会挂断电话,直到两个人都不知不觉的睡去。

不是没有过争吵,甚至冷战的天数也长的不可思议。可是还是会在买东西时捎上你的最爱;在吃饭看到宣传单上有你最爱的柯南时,不顾别人奇怪的眼神把他撕下放进口袋;在逛书店时最先看的便是你喜欢的漫画更新了没有。在莫名其妙和好时,才发现你的手机里又增加了好多首我喜欢的歌,被你拉着听了好久,分享你对每一句歌词的感受;甚至还积攒了一袋子我喜欢的玻璃瓶。那一刻,我想我们都明白了,不管怎么吵,我们都不会分开。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三毛所说的不离不弃,但是如果说人生的长河里总有那么几块石头是能激起你最美丽的水花的话,那你肯定就是其中一块。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为被踢出行星行列的冥王星伤感时,你说道:冥王星从没有被阳光照耀过,永远只能呆在黑暗里。可不管它是行星冥王星,还是只是编号134340,她永远都有卡戎陪伴着。我就是卡戎,我们永远相伴。当时,我虽然说你矫情,可是你认真地脸庞,承诺般的话语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

感恩有你,感恩友谊,感恩陪伴。

对于感恩,我从不觉得要刻意去做什么事来表达。用心感受周围的一切:温暖的阳光、啾啾的鸟鸣、婵婵的流水……愿意并能感受那一份份关心、好意,并愿意把这份心意传递出去,便是感恩。

林清玄曾说:每一朵落花,都香过,美过,与蜂蝶相会过。感恩所有美好与不美好的事物,毕竟,他们的存在,你曾亲眼见证。

窗外阳光正好,回忆过去的日子,倦了,便有温暖的巢穴,渴了,就有潺潺的山泉,冷了,会有红泥小火炉。这山长水远的人世,相伴我的如此之多,便不由得心生感慨:其实最好的感恩,便是感谢拥有的一切,感谢每缕春风,给我整个春天,感谢每朵浪花,予我一片海洋,感谢每片红叶,赠我一片枫林,感谢每朵雪花,赐我一片银色世界。我只愿,从今天起,每个人都能拥有幸福,感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美好。